经济日报
视频人物库
  搜索    网站地图
广告载入中...
·神钢子公司又一铜管产品被取消日本工业标准认证   ·促进我国产业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迈进   ·社会主要矛盾转化背后的两个“没有变”   ·95%到100%的跨越 质量提升在背后支撑   ·推动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国家标准委副主任于欣丽:把握重大突破 依法深化改革   ·河北省省长许勤:强力实施新时代质量强省战略   ·首批13项绿色产品评价国家标准已审定   ·质量技术服务的“岱家山模式”   ·旅游部门提醒:“双11”莫被促销产品迷眼  
中国经济网质量频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质量频道 > 曝光天地 > 正文
中经搜索

检出二恶烷 宝洁安全蒙阴影

2017年09月07日 08:07   来源:北京商报   

  作为日化产品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副产物,二恶烷因对人体具有一定的刺激性和致癌性让消费者谈之色变。在强生、霸王先后因二恶烷事件吃过苦头后,日前,宝洁公司的部分洗发产品也被检测出含有二恶烷。尽管在随后的声明中,宝洁公司对产品的安全性做出保证,并坚称被检产品中二恶烷的浓度符合中国相关标准。业内人士指出,通过设备和技术手段,以宝洁这种大公司的实力,将产品中的二恶烷完全去除并非不可能。虽然产品没有出现明确的质量问题,但企业也应自省是否真正做到了对消费者负责。

  二恶烷打破“安全神话”

  日前,香港消费者委员会举行《选择》月刊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对市面上60款洗发水的检测报告。报告显示,超六成洗发水被检测出二恶烷,有7款洗发水二恶烷含量超过欧盟消费者安全科学委员会(SCCS)建议的10ppm安全水平。宝洁公司旗下品牌产品7席中占了6席,涉及沙宣、潘婷、伊卡璐、海飞丝4个品牌产品。其中,“海飞丝摩洛哥坚果乳致美顺泽去屑洗发露”二恶烷含量为24ppm,为所有被检产品中最高,另外ELENCE2001的双生洗发露也在榜中。

  公开资料显示,二恶烷是一种无色透明的液体,有轻微的类似乙醚的清香气味,属于微毒类,是常用的非质子溶剂,主要用做溶剂、乳化剂、去垢剂的生产等。对皮肤、眼部和呼吸系统有刺激性,并且可能对肝、肾和神经系统造成损害。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二恶烷列为2B类,即对人类潜在致癌性较小,但已知对动物具有致癌性。国家食药监总局在2012年发布的《关于化妆品中二恶烷限量值的公告》中表示,根据我国现行化妆品监管法规,二恶烷为化妆品禁用组分,但由于技术上不可避免的原因,该物质有可能随原料带入化妆品中。目前,化妆品中二恶烷限量值暂定为不超过30ppm。

  对于产品中被检出二恶烷成分,宝洁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公司一向重视产品安全,所有内地与香港销售的产品均符合相关法规,消费者可以安心使用。宝洁公司没有在产品中主动添加二恶烷,并致力于降低产品中的二恶烷杂质。

  同时,宝洁公司指出,SCCS曾于2015年就二恶烷问题提出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安全性建议,国际上并未就其建议最小值10ppm达成一致,并非法律要求,超出此建议限制并非超标。比如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结轮是化妆品中存在微量二恶烷不会对消费者造成健康危害。加拿大卫生部也有同样的评价结论。

  并非无法去除

  早在2007年,我国卫生部发布的《化妆品卫生规范》中就明确要求,二恶烷为化妆品中禁止作为生产原料添加的物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化妆品中出现的二恶烷并非原料,也不是最终产物,而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物。由于日化品原料普遍来自于石油化工品,在生产和深加工的过程中,有时会因技术手段受限,导致原料中产生的二恶烷析出并残留在产品中。

  对于宝洁公司强调的标准问题,上述业内人士指出,相比于其他国家,我国现行的“产品中二恶烷成分不高于30ppm”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标准。“这可能也与目前国内企业的生产水平有关,因此国家暂设了一个相对宽松的标准。”

  消委会总干事黄凤娴表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消费者可考虑选用不含二恶烷或含量较低的产品,尤其是本身为敏感性肌肤,较高风险受二恶烷刺激。不过,她建议市民“相信个人皮肤的感觉”,如使用含二恶烷的洗发精无实时敏感反应,便不需丢弃有关洗发精。

  对于二恶烷的致癌性,宝洁公司声明,国内外权威机构多年来研究显示,微量的二恶烷自然存在于食物当中,包括鸡肉、虾、番茄等,化妆品中微量的二恶烷杂质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伤害。也有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地方标准不同、法规建设不同,很多事物的辨别和标准有不同的解释,因此同等产品在不同的背景下采用不同标准也在情理之中。对于消费者来说,产品是否安全要考虑到本国国情和相关基础条件。

  不过,想要消除产品中的二恶烷并非不可能。在此次香港消费者委员会的抽检样本中,就有滋源、阿瓦隆、施巴、花王等12款国产以及外资品牌产品未被检出二恶烷成分。

  消除产品中的二恶烷在此前强生公司遭遇的二恶烷事件中也被证明是可行的。不久之前,国家质检总局通报称:对强生(中国)26种31个批次的产品检验,产品甲醛指标均符合标准规定,强生婴儿香桃沐浴露中的一个批次检出含有微量的二恶烷。但在丹麦、芬兰等北欧国家以及日本、英国、南非等国家出售的同类产品,则不再含有这些有毒物质,可能是已更改配方。

  有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果产品中的二恶烷含量较高,很大程度上缘于原料中就含有高浓度的二恶烷。但通过改变原料和后续的硫化处理等手段,完全可以摒弃有问题的生产方法,将二恶烷降至低水平甚至完全消除。

  除了通过技术手段从原料上处理二恶烷等物质外,有业内人士也对宝洁公司的检测标准提出了质疑。“企业在自检过程中,应该有意识地将副产物的含量尽可能降至低水平。在技术水平允许的情况下,如果产品中的有害物质含量较高,说明企业在自检过程中对自身的要求较低。”日化行业观察员赵向晖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标准不同”不是信誉挡箭牌

  对于企业来说,二恶烷带来的负面影响短期内很难消除。2010年,香港《壹周刊》刊发报道,指出霸王洗发水含有可致癌因素二恶烷。报道一出,霸王集团股价应声大跌,市值蒸发24亿元。在北京一家物美大卖场,有销售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尽管已经辟谣,但如今不少消费者依然认为霸王洗发水“有毒”,因此不会选择购买。

  在此次二恶烷事件发生前,宝洁公司的其他产品也曾因各国标准不同被质疑。今年2月,韩国政府对宝洁公司生产的纸尿裤展开了安全性调查。起因是去年底法国媒体《巴黎人报》刊文称,法国市场的帮宝适纸尿裤成分中,含致癌物二恶烷。目前,我国尚无二恶烷的限量标准,世界范围中目前欧盟、韩国和中国台湾有限量标准,且欧盟标准最为严格。

  对此,宝洁公司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帮宝适的所有产品都是安全的,无论是在法国销售的产品,还是在其他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区,尽管产品不相同,但家长们尽可放心选用。“我们长期与全球知名儿科医生、小儿皮肤科医生以及安全专家合作,从而确保我们所选用的材料对宝宝是安全无害的。”

  “宝洁公司的产品在安全性上并没有触及红线。但是作为一家知名跨国企业,在研发水平和技术硬件上都具有先导优势,宝洁也应该对旗下产品的质量安全标准提出更高要求。此次事件体现的不仅是化妆品生产企业能否对产品质量精益求精的态度,更映衬出一个企业是否对消费者有足够的责任心。”赵向晖认为,同样是二恶烷事件,此前霸王洗发水由于是民族品牌关注度高,事发地源于国内,且作为细分市场的行业标杆之一,因此事件扩散和解决效率很高。对于这样的安全性质疑,宝洁这样的跨国企业应当引以为戒,不应再重演霸王的情况。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潇立/文 王飞/制表

(责任编辑:佟明彪)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