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
视频人物库
  搜索    网站地图
广告载入中...
·市场监管总局:人工智能知识图谱标准化助力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   ·西方多国频发抢购风潮 疫情之下我们市场如何保证稳定?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保护公平竞争 全力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市场监管总局曝光5起熔喷布价格违法案件   ·包子、油条和你爱吃的美食!一店1人和一店10万人的企业都在帮你守护   ·福建泉州一酒店坍塌续:伤者忆惊魂 家属心如焚   ·大“疫”面前 铁肩担道义——好医生人全力以赴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纪实   ·武汉一公司哄抬物价被罚款300万元   ·百年老号 仁心良药 九芝堂5大行动响应战“疫”   ·市场监管总局公布10个非法制售防护产品典型案例  
中国质检 新变革 新成就
当前位置     首页 > 质量频道 > 曝光台 > 正文
中经搜索

前代理商举报 酒鬼酒陷“甜蜜素风波”

2020年01月14日 07:5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前代理商屡次举报酒鬼酒公司,其间不只有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的谜团,更涉及层层纠葛的利益关系。

  ------------------------------------

  2019年年底,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酒鬼酒公司”)遭遇举报:前代理商石磊称,2012年向酒鬼酒公司购买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被添加了甜蜜素(环己基氨基磺酸钠)。随后,酒鬼酒发出公告,称从未向54度500ml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双方各执一词。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湖南省食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于2019年12月24日至25日对长株潭市场上销售的酒鬼酒相关产品进行了专项抽检。经检验,抽检的30批次酒鬼酒均未检出甜蜜素,符合标准。而湘西州市场监管局方面就代理商石磊举报其库存的近5万瓶酒品检出甜蜜素一事,正式作出答复——不予受理。

  1月10日上午,已从北京回到长沙的石磊,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为何举报

  从“塑化剂”(2012年11月19日,有媒体报道,经检测,酒鬼酒中的塑化剂含量为1.08mg/kg。受此事件影响,酒鬼酒临时停牌)到“甜蜜素”,酒鬼酒又一次被卷入风波。

  2019年12月中旬,酒鬼酒公司“54度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以下简称“来今雨轩公司”)法人代表石磊实名举报称,其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不敢流向市场,酒鬼酒又不肯赔偿损失”。

  其公司职员刘慧玲告诉记者,当年进货的数额高达12万多瓶,在事发前,该产品已经大量流入市场。她还向记者展示了各类进货单据等凭证。据石磊介绍,2012年,他名下的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由来今雨轩公司代理销售54度500ml老酒鬼酒,结算价为238.8元/瓶,最低批发价为439元/瓶。

  该项合同约定,酒鬼酒公司向来今雨轩公司提供质量合格且稳定的产品,并保证产品符合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若在销售中出现酒质问题,酒鬼酒公司应负责跟踪调查处理。如确因酒鬼酒公司原因导致的质量问题,由酒鬼酒公司负责,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损失及费用由酒鬼酒公司承担。

  此后,来今雨轩公司向酒鬼酒公司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酒鬼酒公司则按238.8元/瓶提供了12万余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4月,来今雨轩公司的分销商持含有甜蜜素的检测报告来找公司反映,老酒鬼酒存在非法添加甜蜜素问题,并要求退货。接到投诉后,来今雨轩公司对经销商的退货要求进行协商处理,并多次向权威机构提请检测;其中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申请检测,一次向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

  石磊出示的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的机构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结果,均显示酒内含有甜蜜素。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测定值为0.384mg/L。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6年8月3日《检验报告》显示,甜蜜素测定值为0.36mg/kg;该中心2019年8月29日《检验报告》显示,甜蜜素测定值为0.344mg/kg。

  为了证据保全,他还向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公证处申请公证。公开资料显示,甜蜜素属于非营养型合成甜味剂,甜度比白糖高40倍,过量摄入会对人体肝脏、神经系统造成危害。2019年12月26日上午,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张皓向记者明确回应:白酒中是不能添加甜蜜素的。

  法院判令退货退款

  石磊称,在2020年春节前公开举报此事,是历时多年走完法律程序后的不得已之举。他说,与酒鬼酒公司方接触后,其负责人拒绝了赔偿要求,并告知,“可以去打官司”。

  2018年11月13日,湖南省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来今雨轩公司请求法院判令酒鬼酒公司就未销售的125509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接受退货,返还购酒款2997万余元,并赔偿因其违约造成的损失2512万余元。该公司聘请的二审诉讼代理人、律师王丽丽表示,要求赔偿损失是依据合同,因为“如果没有质量问题,花巨资购入的酒,肯定会有利润”。

  酒鬼酒公司当庭表示,愿对来今雨轩公司剩余的2012年生产的老酒鬼酒按238.8元/瓶的价格予以召回,具体以原告实际退回的数量予以结算。

  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来今雨轩提交的两个检测机构出具的3份《检验报告》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亦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判决酒鬼酒公司收到来今雨轩公司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并驳回来今雨轩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此后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二审的过程中,来今雨轩公司向法院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但未获得支持。

  庭审中,酒鬼酒公司称,在一审中同意退货,并非对来今雨轩诉称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2012年发生塑化剂事件后,酒鬼酒公司本着对广大消费者及客户负责的态度,对于2012年生产的产品,如经销商存有疑虑,酒鬼酒公司母公司同意采取召回方式予以退货。2015年9月,来今雨轩公司也向酒鬼酒公司退回了28670瓶涉案产品。酒鬼酒公司母公司同意接受来今雨轩公司的退货诉求,是塑化剂事件后确定的退货政策,并非对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

  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来今雨轩公司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但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公司也已经同意退货,鉴定已无必要,故对其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2019年12月13日,石磊接到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来电通知称酒鬼酒公司申请执行,要求来今雨轩公司退还仓库内的5万余瓶酒。随后,石磊公司的诉讼代理人到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公司无权申请执行的法律意见书》后,强制执行暂缓。

  亲密伙伴撕破脸

  记者了解到,来今雨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石磊与酒鬼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此前酒鬼酒公司多任负责人都与其合作,策划、营销、市场推广,一些甚至有称兄道弟的交情。而如今,双方针尖对麦芒,从产品质量、知识产权到债务纠纷,官司一打就是3起。

  石磊称,自己原是湖南省湘西州地方媒体的一名记者,后成立广告公司代理报社的广告经营。靠着户外广告、灯箱、品牌策划等,石磊的公司每年从酒鬼酒公司进账百万元营收。1997年酒鬼酒成功上市。此后,酒鬼酒发展经历多次波折,但他们一直保持良好合作关系。

  2007年,华孚集团下属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糖集团”)入主酒鬼酒,业绩快速增长,而石磊与酒鬼酒的合作也达到顶峰。

  湘西州凤凰县出生的石磊是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的朋友,酒鬼酒部分产品外观设计来自黄老的亲自设计。中糖集团接手酒鬼酒后,委托石磊牵线让酒鬼酒与黄老再续前缘。2007年6月,黄永玉与石磊签订了《关于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转让协议书》。

  随后,得到黄永玉先生授权的石磊以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公司的名义与酒鬼酒展开全方位合作,一方面重新梳理老产品,另一方面请黄老亲自设计新款07版52度酒鬼酒产品。产品定型后,黄老将这一知识产权转让给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公司。石磊与酒鬼酒公司协商,以购买多少套外包装的方式来换取这一知识产权的使用。双方合作日趋紧密。出于交情,石磊的公司也在2009年帮酒鬼酒公司定向增发时,承揽一笔千万元债务。

  眼见酒鬼酒在市场热销,石磊公司与酒鬼酒公司商议,恢复原来54度的产品,定名为“老酒鬼酒”,由石磊总经销。这批石磊投入3000万元、订购了12万多瓶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就是后来爆发“甜蜜素”争执的来由。可是,随着震惊全国的“塑化剂”事件爆发,酒鬼酒销售跌落谷底,大量产品积压在仓库和经销商手中。

  2014年11月,中粮集团入主酒鬼酒。

  石磊透露,新管理层主政酒鬼酒后,采用其生产的外包装数额逐步降低,这让他的陶瓷厂(主要为酒鬼酒生产外包装)难以为继;而之前的数百万元外包装也没有核算支付。2016年4月,有分销商持含有甜蜜素的检测报告来找公司投诉时,他与酒鬼酒的信任就此瓦解。

  2016年8月25日,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公司诉至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解除2007年6月28日与酒鬼酒签订的《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以下简称《转让合同》)及2010年1月签订的《转让合同补充协议》。该案几经波折后,目前已上诉到湖南省高院。

  据悉,到2016年、2017年时,石磊方与酒鬼酒先后有知识产权、因含有“甜蜜素”导致的质量纠纷、债权等三起诉讼陆续上演。

  谁来给这批老酒鬼酒一个说法

  2019年12月18日,石磊向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称,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存在违法添加甜蜜素的问题,恳请有关部门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并依法对酒鬼酒公司作出处罚决定。

  12月26日上午,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北京来今雨轩公司送达了“投诉举报不予受理告知书”。告知书称:经审查,该举报诉求已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根据《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第12条第二款第(七)项规定,本局经研究决定不予受理。如果不服,可以在60天内向湘西州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六个月内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12月25日,酒鬼酒公司董事会秘书李文生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向记者表示,酒鬼酒公司从来没有拒绝过对石磊所反映的2012年库存酒进行检查。他说,如果确有证据证明有人往这批酒当中添加过甜蜜素,公司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彻查。该公司不反对、不拒绝对石磊诉求的产品进行检查,始终认为应该按照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和市场监管部门的相关要求执行。

  同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消息称,对市场上销售的酒鬼酒相关产品进行了专项抽检,抽查的30个批次酒鬼酒均未检出甜蜜素,符合标准。同时发布了近3年湖南省白酒抽检监测情况,称:全国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含原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于2017-2019年期间,对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白酒抽检监测总计64批次,全部合格。

  而石磊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监管部门的这两份通报,与他所举报的事实,基本上毫无关联。湖南省、湘西州两级市场监管部门一直未对该公司这批2012年购买的酒鬼酒进行相关检测。

  其诉讼代理人、律师王丽丽则认为,这一作法明显有失偏颇。“如果没有添加甜蜜素,为什么不让我上市销售。如果非法添加了甜蜜素,是不是应该追根溯源,追查有多少酒添加了违法物质,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另外,这个酒是不是应该做销毁处理,而不是直接退回到酒鬼酒公司?”

  中国传媒大学法律系主任郑宁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产品质量有问题,就应该作出相应的处理;如果没有问题,就应该解封,让其自由流通。”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洪克非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佟明彪)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