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
视频人物库
  搜索    网站地图
广告载入中...
·莫让“电商专供”成低劣商品代名词   ·跟着主播“买买买”靠谱吗?   ·格林酒店“暗降”加盟门槛伤了谁   ·后厨藏秘密?老字号致美斋已停业   ·看了“心动”买了“心痛” 短视频购物乱象频发   ·两批次洗发水、晚霜不合格   ·二手奢侈品电商定价“潜规则”:或涉嫌欺诈   ·预付卡成为敛财套路?多样化处罚手段让预付消费安心   ·“穿透式”监管净化药品市场环境   ·勿让“删差评、乱标价”继续逍遥  
中国质检 新变革 新成就
当前位置     首页 > 质量频道 > 曝光台 > 正文
中经搜索

权健涉嫌传销留“烂摊子”

2019年01月25日 08:0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刘晨光 张虹蕾 每经编辑 张海妮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从丁香医生掀起权健风波,到媒体舆论热议,再到相关部门联合调查,“百亿保健帝国”权健轰然倒下。而继权健之后,华林、无限极等也频频被曝乱象,直销企业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涉嫌传销的权健集团面临严厉调查,昔日百亿帝国也成为一个百亿的“烂摊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采访发现,权健事件所造成的影响仍在继续,多数底层会员无法退货、退款,很多受害者醒悟之后遭受较大的经济损失却维权艰难。

  曾经陷入权健“旋涡”中数量庞大、略显疯狂的会员们如今怎样?

  “权健出了事之后,上线的人说年后继续干,还说公司越来越好,他们给下面的人洗脑说,每年都会查一次,风声过了就好了。”高军的父母曾对权健深信不疑,如今终于有所动摇,但退货无门和部分上线坚持洗脑仍然让高军气愤不已。

  底层会员醒悟后的尴尬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这句在电影《西游·伏妖篇》中刻写爱情的句子,用在不少曾经陷入权健集团的人身上似乎也尤为贴切。

  时间回放到2018年12月27日,还未被调查的权健因为丁香医生的一篇文章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但权健的忠诚会员李双双却对外界的声音一无所知。站在权健(天津)肿瘤医院(以下简称权健医院)的楼梯处,她通过微信向记者分享了一段视频,里面记录了权健越南分公司2018年市场启动大会。

  8800元的费用是成为权健加盟商的门槛。那一天,李双双兴致勃勃地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去距离权健医院不到一公里的权健公司总部“买东西”,但却吃了“闭门羹”,工作人员并未让其进入权健公司,那一天也是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核查的日子。

  一个月后,当记者再次联系到李双双时,她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同于此前对于权健产品的深信不疑和急切地邀约记者加入权健,她有些犹豫和迟疑地向记者发出“权健现在怎样”的疑问。当记者问及她的病是否治好时,她只回复了一句“出院还没拿到病历”。

  陷入权健漩涡中的每一个人或许都有不同的原因,但是每一个醒悟的会员无疑都面临获得赔偿难的问题。

  来自山东的木晓意购买了2万多元的权健产品,入了三个会员,一开始也是没有抵挡住发展下线的“诱惑”。记者与多个权健曾经的加盟商攀谈时注意到,根据权健的奖励收入体系,如果想发展下线就一定要有“两条腿”,即自己设立一个点位,发展自己旗下的A和B两条线,收入主要是从“对碰”中产生。据木晓意回忆,“当时主要是上线跟我说,要给我发展另一条‘腿’,所以我才入了三个7500元。”

  在加入权健一阵子之后,木晓意隐约感觉到权健产品买卖存在一定的风险,当时的她也曾陷入纠结中:是跟着上线继续干下去,还是早点退出另谋生路?“2017年10月入权健会员,开始我只拿了3760元货,也没有发展下线,今年权健出事后,我去找收钱的问能不能退款,她说钱已经打给公司了不能退,只能给货,所以我从她那里拿回来剩余的18740元货。”木晓意略显激动,虽然兑换了很多权健产品,但均没有拆封,她希望能够退还产品得到退款。

  木晓意的经历并非个案,大部分权健底层会员在权健的投入也退款无果。多位受害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们屡次要求向自己售卖商品的上线退款,但大多都不了了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我国《直销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消费者自购买直销产品之日起30日内产品未开封的,可以凭直销企业开具的发票或者售货凭证向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所在地的服务网点或者推销产品的直销员办理换货和退货。

  实际上,与多位受访者攀谈后不难发现,之所以很快成为权健会员,也源于其传播方式大多来源于身边的亲友,隐蔽性较强,让人们疏于防范。

  来自山东临沂的钟晓购买权健产品就是希望为母亲治疗。钟晓介绍道:“当时交了七八千,成了经销商,买了点治痔疮的给我母亲用,大概用了三四个月,消费三四千元。”钟晓在权健风波之前就争取过退款,但对方以已经上交总部为由一直退还无果。

  出事后仍鼓吹风声过了就好了

  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权健风波过后,大部分人选择离场,但也有人依然“幻想”着继续。

  对权健体系有一定研究,来自广西的潘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身边接触过很多做过权健经销商的“失足者”,不久前有8个朋友刚刚离开广西的权健组织。“8个人是同一条线的,都是广西这里的,就是出事不久就散了,还是要找正经工作。”潘峰说。

  潘峰告诉记者,他是2017年接触的权健,“我是被逼的,不买产品,家人就会找借口闹矛盾,但是我并没有入会员”。提起当初购买权健产品的举动,在家人的“推动”下潘峰也没有其他选择,“我还有一盒1068元的权健(本草清液)放在看不见的地方,没拆封。”

  潘峰回忆道,权健有着复杂严格的返利规则,“一星到五星均有返利,而且都是从发展下线人员上获利。比如我是五星,你是一星,一星返利9%,五星返利21%,消费1000块线,总共返利210块,你得90元我得120元,我获利差价是21%减9%。”潘峰说。

  记者注意到,在“权健传销揭秘群”中大部分群友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经济损失,一部分人也咨询了相关部门,但是因为权健案件还在审理中,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能先立案,等待后续判决结果。

  不过,除了一部分人退场之外,记者从多个权健会员处获悉,权健事件出现后,在一些权健微信群中,还有人士在活动,他们表示年后权健的相关活动还会继续进行,并不断在微信群里进行安抚。

  “权健出了事之后,上线的人说年后继续干,还说公司越来越好,他们给下面的人洗脑说,每年都会查一次,风声过了就好了。”谈到这里,高军显得有些气愤。来自四川峨眉山的高军也是因为家里老人保健的原因入了两个7500元的会员,同时还买了额外的部分产品。

  不过,庆幸的是,权健事件之后,高军的父母也对权健有了新的认识,“稍微好点了,有些动摇了,没有之前那么深信不疑”。谈到这里,高军显出一丝欣慰。

  除了线上发声,部分权健体系的人士把希望寄托于线下。来自河南郑州的温玉茹告诉记者:“有几个老乡还想继续把权健做下去,前段时间刚装修了门店,做的养生馆,当时他们想让我做他们的讲师,我没答应,一位老乡把我拉进群,但我一直没出声。”

  消失的上线与艰难的法律维权

  上述故事仅是权健风波中的一个缩影。在容纳了将近2000人的“权健传销揭秘群”QQ群中,一位管理员对记者表示,如果加入权健的会员能保持清晰,理清思路,在志愿者和警方的帮助下有可能会追回款项,但陷入风波之后想要退款会变得较难,此前的权健主要负责人都处于关机状态,或者将会员“拉黑”,让想要退款的会员无可奈何。

  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在传销方面并未明确界定被害人的范畴,但从一些个案来看,传销最底层的人员可能受害的程度较深,在必要时间节点可以寻求律师帮助,向相关部门提起诉讼。如果当事人了解到一些涉嫌传销组织的人员在被调查后继续开展传销,可以向公安部门进行举报,举报的对象包括从事涉嫌传销的人员和公司。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邓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本人没有参与传销,对于被传销人员骗取的钱,可以在赃款被公安机关追缴回来后,拿回全部或部分钱款。邓刚表示,即便先行提起民事诉讼,因为涉及相关当事人行为性质和效力的认定问题,所以还是有可能民事案件在起诉后会中止审理,在刑事案件结案之后,再继续审理民事案件。

  至于什么样的受害者有权利获得赔偿,邓刚强调,在民事案件当中,要求参与传销人员进行赔偿退款,或者是传销组织赔偿或者退款,主要看受害人支付款项的名义和动机是什么,“要根据具体的情形来认定责任主体和承担责任的方式,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那么目前权健维权者该采取怎样的措施?邓刚建议受害人可以到公安部门进行登记,如果具备条件,也可以同时提起民事诉讼,但是可能都会受到刑事处理程序的影响。

  此外,王殿学提到,消费者也需要提升自身的风险意识和分析能力,才能进一步遏制传销的危害。

  (除律师外,以上相关受访对象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佟明彪)

商务进行时